以下是一位Lilian朋友整理後轉寄給我的!
盧勝彥文集208 〈大笑三聲〉(出自
大燈文化)內容摘錄

錄者註:以下盡量抄錄蓮生活佛書中原文,唯限於錄者的能力與偏好,必有漏失不足之處,引用前請務必多讀原書,以求完整理解。以下標點符號採用教育部最新公布用法.
一、208〈大笑三聲〉問答題式摘錄

蓮生活佛為什麼能無私地包容和救度所有眾生?
(見《如幻如夢如戲》;第20-1頁)

有人問我:
「盧師尊,你為什麼對所有眾生,都能無私地去愛、去包容、去救度?」
我答:「無我法!」
………
然而,當你明白,「如幻三昧」的時候,行者會明白一切的人,原來是平等無二的。
這時的你,不再會有私心的愛,而是大愛,視一切眾生如己一般。
自己是幻。
眾生是幻。
菩薩的行止也是幻。我是在夢中,行一切菩薩的幻行啊!

為什麼沒有人(含弟子)能傷害蓮生活佛?
(見《沒有人能傷害盧師尊》;第31頁;參見《鏡子與石頭》,第143-5頁)
學佛的人,在觀行中,知身是幻,眾生是幻,甚至世間是幻,物質世界是幻,無一真實不壞,有了這樣子的體悟。
一切傷害。
一切譭謗。
一切打擊。
也不過是以「幻」害「幻」。
本來就非真實。
既然是這樣,根本就沒有人能傷害盧師尊,因為盧師尊如「水中月」。
本來就虛幻不實。
對「水中月」一再的攻擊,豈不是一場大笑話嗎?哈哈哈!

方便法(或佛說的「不了義經」)重要嗎?
(見《外道、外道、外道》;第52-3頁)

佛教大學──方便法。
佛教博士──方便法。
  佛教電視台──方便法。
  佛教研究──方便法。
  佛教哲學──方便法。
佛教文物──方便法。
  佛教教育──方便法。
等等等等。
  我個人認為,這些方便法重要嗎?我的答案是,接引眾生入佛門的方便。至於更重要的是,你有了這些之後,要去親自證明「第一義諦」的佛性,利用方便的智慧,去證明無上正等正覺。
  ………方便法說是不重要,但,也重要。

現代人會暴怒、會憂鬱、壓力大,該如何對治?如何解套?
(見《澎湖大橋之下》;第71-2頁 )

「佛陀說,以『無我法』為第一。」
  我的解釋如下:
  釋迦牟尼佛認為,人之有喜怒哀樂,有七情六慾,有吃醋嫉妒,有暴怒,有暴躁,有憂鬱,有壓力,全因「有我」而起。
  ………
  如何對治和解套,須以「無我」對治和解套。
  ………
  「我」是煩惱的根源!
  「我」是地獄的種子!
  「我」是一切一切的所依! 

當前金融大風暴的源由是什麼?該如何挽救?
(見《貪婪的共業》;第76頁)
  

今天的世紀金融大風暴,其源由就是「貪婪」,不務實際。
買空賣空。
紙上公司。
紙上業績。
假的財報。
造成的「泡沬化」啊!
………
「人類貪婪的共業,是一種定業。大聖賢亦無力可回天。」
………
「當一切到了底線,從零開始。務必腳踏實地,重新建設。不造假,不虛偽,記起教訓,積極的建立務實的經濟體系,這樣才是健全的。」

圓覺經的三大義諦是什麼?(見《圓覺經的三大義諦》;第96頁)
  我說,圓覺經的三大義諦,非常重要,我個人把它分析如下:
一、三摩他──也就是「止」法,止一切念,達於「無念」,入於涅槃之道。
二、三摩鉢底──也就是「觀」法,觀如夢,觀如幻,證明幻化之淨行。
三、禪那──以「思惟」的法,不取靜相及幻化,而證得中道的實相。
偈曰:
「所謂三摩他、三摩鉢底、禪那。三法頓漸修。,有二十五種。十方諸如來,三世修行者,無不因此法,而得成菩提。」

真佛宗以「無念」為正覺佛寶,其主旨在於「涅槃」,如何是「無念」?「無念」緣於什麼? (見《圓覺經的三大義諦》;第96-7頁)
  真佛宗的實修法,重在於:
  修夢觀。
修幻觀。
夢觀、幻觀的修成,也即是「清淨」、「真如」,也一樣明了第一義諦。
真佛宗的中觀之道,正是「止觀」雙運,所謂出世入世,所謂煩惱菩提,所謂輪迴涅槃,所謂的此岸彼岸。
由此證得「中道的實相」。
這三種修法,說是一種也是,合起來是一,分起來是三,互相重疊。 

批判「雙身法」的外界人士為何是無知者?
(見《談藏密的「雙身」》;第98-101頁)
  
我鄭重說明:
  我在藏密,只是寫書,說明「雙身法」也只是部分的內容。
我不同意,出家人去修。
在家人,有妻室的可以修。
在家人,沒有妻室,也不可以妄修。
隨隨便便,一男一女就修,根本就是錯誤的。
(我說明,一定要合法,才可以)
在密法次第方面:
男行者已經修證「無漏」,而且明白「空性」,並且受金剛上師「無上密」的灌頂。
女行者已經修證「瓶氣」,而且明白「空性」,並且受金剛上師「空行母」的灌頂。 
……我可以大膽的如此說,在這世上,能符合如此條件的男女行者,已不多。
所以:
雙身法很難。
(男女條件不等)
雙身法難證。
其中的實修部分,技法不易,很容易出錯,一出錯,就萬劫不復了。

為什麼不應設死刑?(見《我不贊成死刑》;第112-3頁)
  死刑固然可以大快人心,世人如釋重擔,但,中陰之身,含怨氣更重,將來再生之人,仍然是罪大惡極之人,不可不慎!
  又:
  我覺得以「人」來判處「人」的死刑,似乎是不對的。我個人以為,這紅塵之中,聖賢很少數,一般都是凡夫俗子。
  凡夫俗子來判處凡夫俗子死刑,有的固然該死,也死得其所,處其死刑,實在不為過。
  但,仍然有冤枉者,白白送掉一條命,自古至今,多少冤獄,屍骨如山,怨氣豈不沖天。
  ………
  我認為:
  「人」不能判處「人」死刑。以佛法因緣果報來說,自有琰魔法王(閻王)處之,自有自心三惡道現前,判決不是在人,而是自心。
  如此才是正理。

蓮生活佛反對墮胎行為的理由是什麼?(《我不贊成墮胎》;第115-7頁)
  我個人認為,只要中陰身(靈魂)入胎,就是生命,如果墮胎,就是殺人罪。
  ………
  有生命就有佛性。
  墮胎等於殺佛。
很多人認為,被性侵是污穢的、可恥的,連帶的性侵成胎,也是有罪惡感。但孕兒何辜?這個生命亦有佛性,不可殺之。
舉凡「墮胎」,我均反對。
至於醫師檢查:
「死胎」。
「怪胎」。
「葡萄胎」。
「畸形胎」,
我無話可說。
………

蓮生活佛為何說自己是瘋子上師,而且弟子不應該譭謗祂?
(見《依止一個瘋子》;第128-9頁)

  我奉勸要依止我的人,仔細觀察盧師尊,一年也好,三年也好,十年也好,十二年也好。要仔細的看清楚盧師尊,看看我有什麼知識?我有什麼功德?
  一旦依止這個瘋子,已經確定了這個根本上師是具德的,就要好好學習佛法,不要浪費寶貴的生命時光。
  千萬不要譭謗,免得犯三昧耶戒!
  我這位瘋子上師,瘋瘋顛顛,當我弟子的,也不應該譭謗。
  當年「了鳴和尚」說:「你只有三修路可走了,一條就是馬上涅槃離開人間,一條就是從此隱居山中,不再出來。最後一條路是當瘋子。」
  於是,我選擇當瘋子。
  哈哈哈!

蓮生活佛為什麼能和釋迦牟尼佛喝咖啡?(見《被塑造的佛陀》;第156-7頁)  
記者問:
  「佛陀不是死了嗎?」
我答:
  「佛教徒都知道,佛陀在色界天的最高天,正在說法。佛教徒都知道,西方極樂世界的阿彌陀佛正在西方極樂世界說法,誰敢說,這些古佛都是死了的?」
  「問題是喝咖啡?」
  (又是老問題)
  我答:
  「釋迦牟尼佛以他的千百億化身之一,下降至娑婆世界,而我以我的出元神,與下降的佛陀相會,我們一起喝咖啡,如此而已。」
  「這。……」
  我說:
  「這就是三昧。」
  我解釋如下:
  有一回,釋迦牟尼佛與眾弟子,在路上行走,佛陀指著一塊地說,這塊地很好,宜建立寺院(梵剎)。這時「帝釋天」將一莖草,插在這塊地上,說,寺院已建好了。
  釋迦牟尼佛點頭微笑。
  我告訴大家:
  一莖草與梵剎(寺院)或丈六金身,是一如而非二如。
  我告訴大家:
  一杯咖啡與法雨甘露或天河勝景,是一如而非二如。 
  
如何識別通靈人的境界?(見《「通靈人」的可信度》;第184-5頁)
  我認為:
  要識別「通靈人」的境界,要用「妙觀察智」,也就是佛的五智之一。佛的五智是「法界體性智」、「大圓鏡智」、「平等性智」、「妙觀察智」、「成所作智」。
  「妙觀察」非常重要。
  靈是無形的。
  人是有形的。
  一般人無法看見靈,無法聽見靈,所以「觀察」人是至要、至要。
  這個人很貪──地獄靈鬼。
  這個人很瞋──修羅靈鬼。
這個人很痴──動物靈鬼。
這個人很色──慾界鬼。
這個人光明──色界靈。
這個人無慾──無色界靈。
這個人慈悲──菩薩靈。
這個人開悟──佛靈。
  這是我簡簡單單的略加分別而已,如果要更仔細分辨,一本書也述說不盡的。我們由觀察一個通靈人就可以分辨他通的是什麼靈,這是很大的學問。
  今天的通靈人之中,也含雜了「騙子」在其中,他們假裝通靈,其實是在「詐財騙色」,這全要靠「妙觀察智」,沒有「妙觀察智」很容易上當受騙。

初修四加行,可以並修內法嗎?(見《密教次第修》;第192頁)  由於依次第上修,時間實在不夠,所以有的上師主張:
  在修四加行法的時候,也可以修寶瓶氣,等到四加行法相應了,內法的寶瓶氣也有基礎了。(我的寶瓶氣,一修多年,沒有多年的功夫,拙火不易得之。)
  所以,有些密教上師主張,行者可以一邊修諸尊相應,又一邊修內法的寶瓶氣。寶瓶氣是一切內法的基礎。
  對於密教上師的主張,我不堅持反對,因為現代人,時間實在太少了,一邊修相應,一邊修寶瓶氣,爭取時間,實在是無可厚非的,只要能專心,一樣會有成就。
  
什麼是「中陰成佛法」?(見《自性現前》;第196頁)  至於「中陰成佛法」是密教的方便法,也就是在一般人肉體死亡之後,中陰出現,此時,有大善知識在旁。
  大善知識教導「中陰」(靈魂),如何融入「上師」、「本尊」、「護法」。
或寂靜尊、忿怒尊的方法,使「中陰」能夠受接引往生清淨佛國的方法,這是一種方便。
………
「中陰成就法」是對中陰的方便,不使中陰下墮三惡道的方便法。 

開悟的大益是什麼?(見《開悟的大益》;第202-4頁)

  開悟的人,明白了宇宙的至理,明白了人生的至理,明白了如來的至理。
  於是「自在任運」於:
  日常生活。
妙行無住。
相與非相。
無量福德。
有為無為。
莊嚴淨土。
寂滅最樂。
忍辱精進。
佈施持戒。
禪定智慧。
究竟無我。
平等同觀。
法界體性。
化導眾生。
無受無貪。
我今天實實在在的告訴大家,開悟的人,完全明白我以上所寫的一行「四字」的句子,因為明白了,就一一把它實踐了出來,這種實踐出來,就是開悟的大益了。
………
我在這裡指出,開悟的人,已知「無所得」,所以捨了貪念;開悟的人,已知「無所謂」,所以捨了瞋念;開悟的人,知曉「無所住」,所以一切愚痴盡除了去。
無貪就超出欲界。
無瞋就超出色界。
無痴就超出無世界。
這即是開悟的大益也。

二、讀者可認真體悟的文章


《了了了了了》(出處:盧勝彥文集208〈大笑三聲〉,第86-9頁)

有人問:
「盧師尊是用生命在寫作,也等於寫出了生命。這種孤獨的人生創作,非常珍貴,為什麼您說,最後會把書全燒了?」
我說:
「我的人生只有一個字,這個字便是了!」
「不懂?」
我說:
「佛說,人生是酬業,酬業不就是了嗎!」
諸聖弟子仔細聽:
我沒有生命!
我沒有寫作!
我沒有修法!
我會把我的書全燒了,這就是「了了了了了」,了了去!
佛陀說:
我沒有三轉法輪!
我沒有說法!
連說一字也沒有!
如果說「佛有說法」,這就是「謗佛」。
佛陀說:
法應尚捨,何況非法。
這就是佛陀在「般若」中的第一義諦。
我明明有生命,卻說沒有生命。
我明明有寫作,卻說沒有寫作。
我明明有修法,卻說沒有修法。
甚至,我明明登座說法,到頭來,卻說沒有說法。
為什麼?
請聖弟子答來。答看看!
我曾說:
「書完成了,脫光了身子,在雷藏寺跑三圈,當個溜鳥俠,爽快!爽快!」
我曾說:
「書完成了,把書全燒光了,痛快!痛快!」
哈哈哈!
無啥!

=
  有一位院範禪師。
僧問:
「如何是佛法中事?」
院範禪師答:
「了!」
「如何是佛法大意?」
「了!」
「如何是西來意?」
「了!」
僧人問院範禪師:
「五祖未見四祖前如何?」
院範禪師答:
「自由自在。」
僧人又問院範禪師:
「五祖見了四祖之後如何?」
院範禪師答:
「自由自在。」

=
  諸位聖弟子,你們當好好體會這篇文章,這篇文章是第一義諦的。是「聖諦」,而不是「俗諦」;是「佛慧」,而不是「方便」;是「出世」,而不是「入世」。
  你們說我是瘋子,我就是瘋子,你們說我是根本上師,我就是根本上師,隨你們說去,全是了了了了了。 

三、208〈大笑三聲〉一書中的修法要訣
四臂觀音法要(第158-161頁)
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心要(第174-7頁)

四、208〈大笑三聲〉一書中,蓮生活佛給弟子的「練習題」
(1)我明明有生命,卻說沒有生命。
我明明有寫作,卻說沒有寫作。
我明明有修法,卻說沒有修法。
甚至,我明明登座說法,到頭來,卻說沒有說法。
為什麼?
請聖弟子答來。答看看!
(見《了了了了了》;第87頁)

(2)請弟子「作和」的兩偈 
衲衣之人半掩扉。
豪宅茅篷不相違。
小池之內大魚躍。
豈知十方隨意飛。

衲衣之人聞樂喜。
走東走西皆曰喜。
浮生萬事原無事。
白雲流水共依依。
(見《偈的契機「作和」》;第105頁)

(3)「我這位師佛皇帝,究竟是哪一個朝代皇帝,是否有人能解?」
「夢中的皇帝,今何在?」
(見《夢中的皇帝》;第166-9頁)

(4)我舉一公案,請弟子參:
建州白雲「令弇禪師」,上堂,說:「遣往先生門,誰云對喪主。珍重。」
僧人問:
「己事未明,以何為驗?」
令弇禪師答:
「本鏡照素容。」(不見不見)
「驗後如何?」
令弇禪師答:
「不爭多。」(不增不減)
問:「三台有請,四眾臨筵。既處當仁,請師一唱。」
令弇禪師說:「要唱也不難。」
「請唱。」
令弇禪師唱:
「夜靜水寒魚不食,滿船空載月明歸。」
(我哈哈哈,大笑三聲)
   (見《開悟的大益》;第205頁)

歡迎蒞臨大燈文化

電子書免費下載

 
( 休閒生活雜記 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nking 的頭像
nking

真佛宗蓮生活佛盧勝彥的密密密世界

nk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